“脱实向虚”惨败案例:奥马电器植入互金概念失败实控人成“老赖”

12月15日,奥马电器002668股吧)(002668)发布公告称,拟将中融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以2元的价格卖给赵国栋及权益宝(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此次股权出售完成后,中融金将不再被纳入奥马电器的合并报表范围。中融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是家互联网金融公司,金融业务近年来持续拖公司业绩后腿。

表面上看,奥马电器是被副业给坑惨了。但深究其中发现,却是资本运作炒作股价的手段,其借助植入互金概念短期内推高了股价,最终导致目前的实控人赵国栋债务缠身。

这不得不让人深思,上市的目的究竟是为了公司更好的成长,还是为了能有更好的股价便于套现?

14亿元收购2元再卖出!奥马电器的棋局有些魔幻,这起公告甚至引来深交所的问询函。

将时间维度拉长看,从2015年至今,奥马电器变更实控人和业务的目的或只为了股价提升,进行资本运作,实业已被放在次要位置。

2012年4月,奥马电器在深交所上市,财报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5年间,其主营业务奥马冰箱业务营收稳步上升,在奥马冰箱营收中所占比例均超过99%。

不过,虽然奥马冰箱发展稳定,但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奥马电器几近全部营收都来自于冰箱业务,且竞争压力加大市场份额拓展空间也比较艰难,于资本市场而言,似乎缺乏更多的想象空间。

此时,正是互联网金融蓬勃发展的时期,彼时有上市公司植入了互联网金融概念后股价飞升的案例,奥马电器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2015年末,奥马电器公告宣布以6.12亿元现金收购赵国栋、尹宏伟等5位交易方合计持有的中融金51%的股权。2017年,奥马电器又宣布耗资7.84亿元收购中融金剩余49%的股权,两次收购费用合计逾14亿。当时的中融金拥有P2P平台“好贷宝”和手机端APP“卡惠”,还与三十多家银行签署了合作协议。

赵国栋何许人?资料显示,在入主奥马电器之前,赵国栋是中融金CEO、第三方支付网银在线创始人、京东集团副总裁,在离职京东后,赵国栋创办了钱包金服。也就是说赵国栋并无实业经营管理经验。

引入赵国栋带来的互金业务短时间内的确对股价起到了催化作用。被植入互金概念的奥马电器股价当时一飞冲天,从停牌前的6.05元一路飙涨,一个月之内,最高涨至26.85元。

但好景不长,互金整顿大幕拉开,P2P平台持续暴雷,互金概念股应声下跌,真可谓凄凄惨惨戚戚。奥马电器股价也一路下跌持续低迷,钱包金服也出现逾期未能兑付情形并陷入亏损,不仅从业绩上拖累了奥马电器,也给奥马电器带来声誉风险。

数据显示,2018年奥马电器旗下的中融金营业收入7.17亿元,净利润亏损6.67亿元,钱包小贷营收8534万元,净利润亏损2.72亿元,钱包汇通营收6180万元,亏损5.61亿元。其中,中融金、钱包汇通净资产为负,分别为-5亿元、-4.6亿元。

据财报显示,2018年,奥马电器的整个金融板块计提坏账11.21亿,确认负债3.97亿, 而奥马电器最终净亏损19.03亿元。今年前三季度,中融金再亏7743.11万元。债务逾期公告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奥马电器已经有合计2.72亿元的债务出现逾期。

一个月前赵国栋已经开始打奥马冰箱的注意,奥马电器拟转让其核心业务奥马冰箱不超过49%的股权。

事实上,一年前赵国栋就计划卖过奥马冰箱40%股权,但该议案被股东大会否决。

投资分析师彭鹏表示:“公司尚未失去冰箱业务控股权,仍是上市公司的主业,只是如果流动性困难不能缓解,不排除公司继续出卖股权的可能性。”

无论此次互金资产变卖是否成功,但从奥马电器中剥离将是必然,剥离完的奥马电器是否又会回到从前股价无想象空间的状态?答案是否定的。奥马电器又搭上了区块链的概念“顺风车”。

奥马电器在其财报中披露了钱包生活(平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包生活”)、广西垣根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银生宝电子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生宝支付”)等的应收账款情况。

其中,钱包生活计提坏账准备4655.7万元。对于计提坏账的原因,奥马电器称,钱包生活亏损严重,收回存在风险。同时,因广西垣根科技有限公司平台清理,无法收回,计提8450万元;因借款逾期,有一定担保,对银生宝支付计提7335万元。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受累于互金板块的暴雷,奥马电器以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赵国栋因债务纠纷存在不同程度的诉讼问题。

据悉,赵国栋不但成为失信被执行人,还被限制高消费,其累计被执行金额高达7.5亿余元。同时,奥马电器也频遭诉讼,近期也出了大额被执行信息,先后收到厦门、珠海、山东各地法院的被执行信息,金额过亿。

据了解,在2015年的收购过程中双方签署了“对赌协议”,其中在收购剩余49%股权过程中,中融金股东赵国栋等人再度承诺,2017年至2019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4亿元、2.64亿元、2.9亿元。

明显的,赵国栋当年许诺的业绩无法达成。其需要对奥马电器进行7.84亿元的业绩补偿,目前仍有2.22亿元没有履行。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奥马电器的副总经理余魏豹向董事会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这是奥马电器今年离职的第二名高管,也是2018年深陷钱包金融兑付危机后,奥马电器出现的第7名辞职的高管。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