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42岁女老爸把市值600亿公司交给我

3月1日,碧桂园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公司主席及执行董事杨国强因年龄原因提出辞去董事局主席及执行董事职务,其女杨惠妍接任。

截至3月1日收盘,碧桂园报2.60港元/股,总市值718.58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628.9亿元)。

无独有偶,旗下拥有“连花清瘟胶囊”产品的以岭药业,也迎来了重大人事变更。2月27日,以岭药业董事长、现年74岁的吴以岭选择退居二线,其子吴相君接班当选为新任董事长并兼任总经理。

白手起家的“创一代”们,陆续到了退休、传位、放权的年龄,企业二代自然而然从幕后走向台前,开始代际传承。

不过,从现实问题来看,“创一代”们对交班仍存在担心与顾虑。一方面,企业家们往往希望企业传统的优势得到延续,甚至说,希望个人曾经制定的战略得到传承,但由于阅历、年代的不同,创二代的风格也有所不同。

另一方面,不少企业已经到了守业的关键时刻,急需通过拓展业务、创新品牌增加活力,但年轻的企业二代缺少经验,未必能运筹帷幄。眼下,什么时候交班、如何交班、谁来交班,成了不少中国富豪最头疼的事。

教育要从娃娃抓起,经商也一样,自小,杨惠妍便是杨国强的“重点栽培对象”。据此前媒体报道,杨惠妍在13岁时便已开始旁听碧桂园董事会会议。

2005年,24岁的杨惠妍正式加入碧桂园,并先后在投资策划中心、采购部、人力资源管理中心、数字化管理中心等业务部门工作并任职。7年后,杨惠妍晋升为碧桂园副主席,并在次年的12月被委任执行董事一职。

2018年3月,杨惠妍获委任为碧桂园服务董事局主席及非执行董事,同年12月,她由碧桂园副主席调任为联席主席。自此,杨惠妍与杨国强共同管理碧桂园的日常工作,一直到今天,杨国强退居二线,杨惠妍才真正成为碧桂园的“一把手”。

从任职履历梳理来看,杨惠妍无疑是不少企业家心中难得的企业二代楷模。不仅愿意按部就班地走上“打怪升级”的接班道路,在业内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2021年,碧桂园服务总市值首次超越母公司碧桂园。

但其实,企业二代顺利接班并非易事。美国家族企业研究机构数据显示,仅30%企业可以成功由第一代传承到第二代,接着仅有12%传位到第三代,更仅剩下3%成功传承至第四代之后。

万达集团创始人王健林的接班问题,一直是大众关注的焦点。针对其子王思聪接班事宜,王健林曾公开向媒体表示,如果大家认可他,他自己有信心,那就接班;如果说他自己信心很足,大家又不完全认可,就找职业经理人。

最终,王思聪依旧选择跳出接班人身份。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22年8月,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王思聪已退出董事职务。同月,王健林向媒体表示,王思聪退出接班人行列,最终由职业经理人团队接班。

“娃哈哈公主”宗馥莉,也曾和父亲宗庆后发生观念冲突。2013年,宗馥莉曾在接受媒体报道称,对于宗庆后亲自力推的零售业务,宗馥莉评价:“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开这个,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其实不支持他这么做。”

如今,经过10年磨合,宗馥莉已几乎全盘接手企业,但不放心的宗庆后,依旧没有完全退出企业管理。

接班了的创二代,也存在将一手好牌打得稀碎的情况,争议最大的莫过于山西海鑫集团原董事长李兆会。

2003年1月,李兆会从父亲李海仓手里接受公司,借着当时钢铁行业的东风,李兆会曾带领海鑫集团风光一时,并在2005年,创下营收超80亿元、净利润超4亿元的业绩盛况。

然而好景不长。在多方面的压力下,李兆会采取大胆激进的投资战略,这一钢铁商业帝国最终崩塌。2021年9月,上海法院发布关于李兆会的执行悬赏公告,内容为一笔2.16亿的欠款和利息,并在公告中设下举报人奖励机制,“举报人最高可获得2162万元”。富贵终如草上霜,一代山西首富最终败局。

如何解决创二代接班难问题?目前较顺利进行了权力棒交替的企业,大抵遵循了两大路径。

不愿接班的创二代虽多,但仍有部分公司成功实现了“子承父业”式的家族经营。

1994年,陈凯旋与陈凯臣两兄弟成立立白品牌。此后,凭借商业模式创新,立白科技集团成为中国日化企业巨头。近年来,原本由陈氏兄弟掌控的“立白系”,逐渐呈现出家族二代集体接班的状态。

2019年,陈凯旋长子陈泽滨接任了立白科技集团总裁的位置,而陈凯臣的长女陈丹霞,则自2016年便开始掌管集团内部的超威事业部,并将事业部发展为朝云集团。2021年,朝云集团登陆港交所,成为立白系第一家上市公司。与此同时,更多立白家族二代也已先后负责把控“立白系”旗下企业的经营管理。

为建立成熟的家族传承管理机制,立白陈氏兄弟家族还成立了家族理事会、家族委员会和传承委员会,并设立了家族宪法,建立了严格的晋升机制。在家族宪法中,讲求“家大业大责任大”。陈氏家族的二代们自小便被培养要“早接班、肯接班、会接班。”

1978年,41岁的梁庆德创业,靠微波炉业务推动格兰仕发展。45年来,格兰仕的管理经历了梁庆德、梁昭贤、梁惠强祖孙三代的接力,公司业务也历经三次重心调整。梁庆德时期专注于微波炉,梁昭贤时期开启了家电产业多元化,如今95后梁惠强,则推动格兰仕产业转型升级,进军芯片设计、边缘计算等。

2022年10月28日,龙湖集团发布公告,公司创始人吴亚军因年龄及身体的原因,辞任龙湖集团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董事会主席将由执行董事及首席执行官陈序平出任。

吴亚军出生于1964年。而新任董事长陈序平则是位80后,毕业于清华大学,是龙湖集团2008届“仕官生”,属于龙湖内部造血的职业经理人。在工程师、工程经理、项目总、投资发展部负责人等职位的历练后,陈序平于2016年底出任成都公司总经理,2021年7月被任命为集团COO和地产航道总经理,2022年2月被任命为龙湖第三任CEO。

早在1997年,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就开始了放权试验,在美的全面实施职业经理人制度。

2004年,在外界都以为何享健会选择其子何剑锋成为美的接班人时,何享健宣布将美的所有产业分为两个集团公司,并分别由张河川和方洪波担任CEO。2012年,70岁的何享健正式卸任美的集团董事长,由职业经理人方洪波接棒。调整后的美的集团管理层,除何剑峰外,均为职业经理人。而何剑峰仅担任美的董事,并不参与美的日常经营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不参与接班,选择自立门户的创二代们,商业扩张时也多少会依附于父辈的事业版图。

何剑锋便是典型例子。1997年,美的上市后,何剑锋成立了广东盈科电子,专门生产小家电的集成电路板和控制器,而美的则是盈科电子的最大客户。2002年,何剑锋成立广东盈峰集团,把旗下的几家公司都注入到集团公司。两年后,何剑锋将旗下两家公司卖给美的电器等公司,套现了过亿现金,完成了原始积累。

2006。

Categories:

Tagged: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