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A股投资探营:不少重仓股由盈转亏 格力浮亏上百亿元

“时间的朋友”高瓴最近日子过得并不顺心。在一系列内外部因素夹持下,多只高瓴重仓股浮亏严重。

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5月26日,高瓴共出现在14家A股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相较2021年末,今年一季度末高瓴持仓保持不变的上市公司有10家,减持的有4家,两家公司新进成为前十大股东。受内外部多重因素影响,一季度市场整体表现低迷,部分高瓴重仓的个股严重亏损,目前所持股的股票不少已处于浮亏状态。

其中,格力电器浮亏上百亿元、广联达浮亏1.2亿元、广电计量浮亏1.51亿元,海螺水泥和上海机电的浮亏则均超过1亿元。

一季报显示,高瓴旗下HHLR中国基金截至一季度末持有4339.64万股,相比2021年末没有变化。一季度格力电器股价累计下挫幅度为12.77%。以此计算,高瓴持有格力电器的单季度浮动亏损达1.996亿元。

格力股价在2020年12月创下历史新高的63.72元/股后,股价整体呈现震荡下跌趋势,从最高点算起,截至5月26日收盘的每股31.74元,下跌幅度超过50%,股价“腰斩”。同时,格力电器的静态市盈率已低至7.95倍,估值处于历史低位。

事实上,一季度“踩雷”格力电器的绝不仅仅有高瓴。通联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共有169只公募基金重仓格力电器,持仓总市值达31.68亿元,相较2021年末减少1.44亿元。

在格力电器启动混改的2019年,高瓴斥资416.62亿元,以46.17元/股的价格受让格力电器15%的股份,其中208.31亿元是高瓴资本向7家银行贷款所得。截至5月27日收盘,格力电器股价报31.53元/股,如果不计分红等因素,在上述交易中高瓴目前浮亏已达129.87亿元。

格力电器表示,2020年三季度以来,大宗原材料价格持续大幅上涨,2022年初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继续推动大宗商品价格高位波动,新冠疫情多地反复暴发,实体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该公司生产经营所面临的挑战与压力倍增。

巨丰投顾资深投顾郑楠认为,格力电器股价的下跌并未完全反映上市公司的经营情况。其影响因素既包括去年以来行情的持续低迷,也包括市场风格的轮换所致。目前公司多次采取回购动作,说明股价已经跌至相对低估水平,只是市场风格尚未切换到此类价值型股票。未来市场风格若有所切换,公司股价仍有望出现价值修复行情。

巨丰投顾高级投资顾问吴灿表示,格力电器回购资金高达上百亿元,这在A股公司二级市场操作中非常罕见,反映出上市公司认为目前股价被低估,这也增大了投资者对于格力电器的未来股价恢复的信心。

一季报显示,高瓴旗下HHLR中国基金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持有(002410.SZ)2971.47万股,相比2021年末没有变化。一季度广联达股价累计下挫幅度为22.41%。以此计算,高瓴持有广联达单季度亏损额达到4.23亿元。

通联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募基金合计持有广联达市值为81.2亿元,相较2021年末下降14.89亿元。

天风证券表示,市场过于担心房地产行业下行对于广联达业绩的影响,公司股价之前受到房地产行业下行预期压制,目前政策层面缓解了部分房地产企业经营下行风险的预期,预计公司股价受地产情绪面影响将缓解。

不过就成本而言,高瓴这笔投资目前浮亏并不大。作为高瓴在A股市场中布局的为数不多的SAAS公司,高瓴资本2020年调研广联达4次之多,并于2020年6月17日,参与该公司定增认购2971.47万股,定增价50.48元/股,耗资15亿元。广联达上述定增总额为27亿元,高瓴一家认购占比就达至56%。

广联达如今的股价已跌破定增发行价,如果以截至5月27日的收盘价46.44元/股来计算,高瓴在这笔交易中目前浮亏1.2亿元。

截至4月11日,高瓴持有(603195.SH)328.64万股,相较2021年末没有变化。今年一季度股价累计下挫幅度达23.24%,高瓴单季度亏损1.26亿元。

2017年高瓴携手富海银涛,以8亿元出资公牛集团。招股书显示,高瓴拿下了约1206.70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2.23%。公牛集团上市后也不负众望,股价一路震荡上行,2021年1月攀升至每股253元,是发行价每股59.45元的3.26倍。

但股价的高光时刻却难掩业绩的后劲不足,2020年公牛集团营收和净利润均原地踏步。2020年年报数据出炉后,公牛集团的股价便开始大幅下跌。在此期间,高瓴减持了276.90万股,持股比例随之下调至1.55%。

2021年,高瓴继续减持,2021年三季度报告显示,9月末高瓴在报告期内再度大举减持了601.17万股,相较上市前的总持股数减少近72.74%,持股比例已下降至0.55%,在该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排名第七。

虽然单季度亏损,但整体来说,高瓴在公牛集团这笔投资中目前仍处于浮盈状态,毕竟彼时的入股成本只有8亿元。而在2021年期间,高瓴总计减持公牛集团8780677股,如果以2021年平均股价189.87元/股来计算,高瓴套现额度约为16.67亿元。以5月27日收盘价来看,高瓴目前持有公牛集团的市值为4.67亿元。也就是说,就公牛集团单笔投资而言,目前高瓴浮盈大约为13.34亿元。

2020年12月20日晚间,隆基股份(601012.SH)发布公告称,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李春安与高瓴资本签署《股转协议》,李春安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向高瓴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约2.2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交易对价为158.4亿元。交易完成后,高瓴资本持有公司6%的股份,成为隆基股份的第二大单一股东。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高瓴仍持有隆基股份3.17亿股。该公司一季度股价累计下挫16.25%,高瓴单季度浮亏44.41亿元。

2022年4月6日的公告显示,隆基股份在云南的67GW的拉晶产能和57GW的切片产能,正受到电价政策调整影响。

此前,隆基股份在云南的投资享有电价优惠政策,但2022年4月1日,隆基股份收到云南省发改委的通知,隆基股份在云南享受的电价优惠取消,自2021年9月1日起,该公司全部上网用电价格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方式形成,直接与电网企业结算。

隆基股份估算,电费占硅片全工序加工成本比例为15%左右,电费优惠取消会对公司利润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3月7日,隆基股份披露了韩国光伏巨头韩华(HANWHA SOLUTIONS CORPORATON)在美国、澳大利亚、德国、法国等地针对公司的多起诉讼。韩华称隆基股份销售的部分产品侵犯韩华专利权。

以截至5月27日收盘价75.12元/股测算,高瓴目前持有隆基股份的市值为170亿元,也就是说,就这笔投资而言,虽然今年一季度亏损严重,但高瓴目前仍旧浮盈约11.6亿元。

截至今年一季度。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