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亿台废旧家电进入报废期拆解产业化正当其时

[据统计,广东省2021年“四机一脑”的报废量达1400多万台(套),而广东具有资质的拆解企业2020年的回收拆解总量约700万台(套),也就是说得到正规拆解处理的约占50%,余下50%则流向了社会其他地方。]

家住广州的姗小姐近日在京东上用以旧换新的方式,购买了一台空调。旧空调抵300元,她用不到2500元买下了新空调。次日,拆机师傅上门拆卸旧空调,回收商家是嗨回收。第三天,空调品牌厂的安装师傅上门装好了新空调。

目前,全国各地正在陆续实施新一轮家电“以旧换新”补贴政策,以刺激潜在消费需求,并促进废旧家电回收、资源再利用的循环经济发展。上一轮2009年左右启动的家电“以旧换新”已经过去了十多年,正值新的“换新”高峰期,这些数以万计的废旧家电最终去哪里了呢?

国家有关部门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家电保有量已超21亿台,2022年预计报废量将超2亿台。这当中绝大部分是2009~2013年开展的家电以旧换新和家电下乡等消费刺激活动后,集中进入报废期形成的。

姗小姐家的客厅空调就是其中之一。这台空调用了10多年,现在已经不能运转了。她家附近的小巷里,常年有踩着单车或三轮车沿街回收废旧家电的个体户。一块“上门收购空调、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电脑、热水器”的方形招牌,挂在三轮车车头,收货商称回收一台旧空调可以给她300元。

目前,废旧家电回收渠道比较分散。一是“收旧”的个体户、废品回收站、电器维修点等;二是京东、苏宁易购等电商平台或零售连锁店;三是家电品牌厂的销售、服务渠道;四是专业废旧电器回收企业。由于同时换新更便利,这次姗小姐就选择了在电商平台“以旧换新”。

一位华南的空调专卖店老板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废旧空调中铜的价值较高,因此近几年社会上还出现了专门拆卸空调的“拆机佬”,他们都是“游击队”,哪个渠道需要,都可以去帮忙拆机;他们与各个渠道的销售人员互通信息,专做拆卸空调的活儿。

与个体户们回收旧空调后想翻新推向二手市场不同,跟京东合作的嗨回收的拆机师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们拆卸下来的旧空调更多将回到环保拆解工厂进行资源回收再利用。

嗨回收的官网显示,运营“嗨回收”的是上海霖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嗨回收系统正式上线,与京东商城、格力电器、国美电器展开战略合作,2018年与苏宁易购展开战略合作,2020年成为天猫、拼多多、日日顺回收服务商,2022年与美的、联想等展开合作。

在嗨回收的微信小程序上,回收品类中的大家电涵盖空调、洗衣机、冰箱、电视机等,此外还有3C数码、电动车等的回收业务。如果选择空调、挂机、单冷、1.5P、不制冷/不运转的选项,会给出100元的线上估价。

嗨回收官网显示,其业务已覆盖全国350个城市;回收师傅上门时身穿印有嗨回收 logo的工装。姗小姐表示,来家中拆机的师傅并没有穿工装,可能是加盟商人员。不过在旧品回收后,姗小姐在京东上可查看回收单详情,包括回收单号、回收商家、回收师傅姓名和手机号。

京东向第一财经提供的材料显示,截至2021年11月,京东家电回收业务已覆盖全国95%以上城市、乡镇等地区,含大小家电超30个回收细分类目。在去年的“双11”前夕,也就是2021年11月10日晚8~12点,京东家电以旧换新订单量同比增长5倍。

苏宁易购相关人士表示,苏宁易购渠道每年回收废旧家电大约100万~150万台,其中,空调残值较高,总量占比30%左右。

今年,商务部等7部门发布了关于开展家电以旧换新和家电下乡的通知。9月,广东省也发布了9~11月实施家电以旧换新的方案。无论是各部门还是广东省,都要求促进家电回收,鼓励电商平台、家电生产(销售)机构、家电销售企业与回收企业合作,制定家电回收补贴政策,确保落实家电“收旧”,如企业无法提供“以旧换新”证明,不得发放补贴资金。

“这两个月(今年9、10月份)多收了2万多台废旧家电,同比提升约10%。”佛山市顺德鑫还宝资源利用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桂明10月11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家电以旧换新补贴政策的实施,使废旧家电拆解工厂的回收量有所增加,实际效应还有待进一步体现。

鑫还宝是广东省具备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拆解资质的五家企业之一,位于家电之都顺德。杨桂明说,鑫还宝具备拆解“四机一脑”(电视机、空调、冰箱、洗衣机和电脑)、小家电、废旧手机的资质产能一年合计6万吨,2021年实际回收拆解“四机一脑”3.3万吨,约100万台(套)。

据杨桂明介绍,回收个体户、旧电器维修店、废品收购站等,日常容易接触到城市小区的居民,是废旧家电的一手回收渠道。它们回收了废旧家电之后,一般先评估废旧家电的质量和功能。可以维修翻新的,维修之后当二手货卖掉;已经不能维修使用的,则拆出有用的部件作为配件使用或出售,比如电脑的硬盘、电源等;完全失去功能的产品,才会送到环保拆解工厂来处理,分解出金属、非金属(如塑料)材料,再循环利用。

“按照相关规定的要求,通过再生资源回收经营备案登记的企业可以回收经营废旧家电,但未取得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资格的,不能私自拆解,必须交由有资质的拆解企业。”杨桂明说。2012年,国家出台《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采用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原则,通过向家电生产商征收处理费用,补贴给正规拆解处理企业。至今,全国共有5批109家拆解处理企业列入基金补贴企业名单。

据统计,广东省2021年“四机一脑”的报废量达1400多万台(套),而广东具有资质的拆解企业2020年的回收拆解总量约700万台(套),也就是说得到正规拆解处理的约占50%,余下50%则流向了社会其他地方(大部分被私拆处理)。

除了从中间渠道商采购废旧电器,也有电器卖场、大型维修店与鑫还宝合作,将其仓库存放的报废家电交由鑫还宝处理。“我们的回收以渠道商为主,直接回收社区居民的废旧家电成本较高,拆卸的人工一天就100多元,成本不太划算。”杨桂明说,他们回收的一般是完全报废的产品,像废旧冰箱,120升的回收价格约65元、200升的回收价格约110元。

不同于“私拆”,正规拆解工厂对废旧家电的处理是环保和规范的。比如,废旧空调里的制冷剂,在“私拆”时一般露天排放,会破坏臭氧层;拆解工厂则会做专业收集处理,并按照危废转移处置,避免环境污染。杨桂明建议,各地应当借助家电以旧换新政策实施的机会,加强打击废旧家电“私拆”的行为。他说:“我们规范运营与环保的成本很高,而拆解补贴资金下发迟缓且在逐年降低,正规的拆解企业越来越难生存。”

据企查查数据,中国废旧家电回收和拆解相关企业总量3388家,现存2044家。从年度分布上看,2018年新增317家废旧家电回收拆解相关企业,同比增加46.8%,是近5年注册量增速最快的一年;近两年,废旧家电回收拆解相关企业注册数量急剧减少,2020年、2021年分别为250家、161家。2022年上半。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