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景刚退出乐博了吗(侯景刚)

今天给各位分享侯景刚的知识,其中也会对侯景刚退出乐博了吗进行解释,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

公元548年七月十日,侯景在投奔南梁半年后,即公开在寿阳起兵造反,打出了诛杀中领军朱异、少府卿徐骥、太子右卫率陆验、制局监周石珍的旗号。徐、陆验都是吴郡(江苏省苏州市)人,二人都是朱异的同乡,受到朱异的青睐,遂轮流当上了少府丞、太市令,二人负责宫廷采购,以刻薄闻名,商人们对他们都是恨之入骨,而朱异却与二人非常亲近,因此,世人将他们三人并称为“三条蠹虫”。这几个人都是骄傲贪婪、蒙蔽君主的奸佞之人,建康百姓对他们无不非常痛恨,所以,侯景才以讨伐这几个人为名,以期获得百姓们的拥护。

侯景率军先进攻寿阳西边的马头戍(此马头戍在寿阳西北二十里,非刘神茂驻守的寿阳东边的马头戍),又派遣部将宋子仙向东进攻木栅(安徽省怀远县境内)。梁武帝听说后,竟然笑道 “这能有什么作为?我将折下一条树枝,好好打打他的!遂下诏悬赏能够斩杀侯景的,封三千户公,任命为刺史。八月十六日,他又下诏命令合州刺史萧范为南道都督,以北徐州(治所安徽省凤阳县)刺史封山侯萧正表为北道都督,司州刺史柳仲礼为西道都督,通直散骑常侍裴之高为东道都督,以侍中、开府仪同三司、邵陵王萧纶持节统率各路大军,前往讨伐侯景。

得知朝廷发兵讨伐,侯景留下他的表弟、中军大都督王显贵留守寿阳,率领轻装骑兵直扑建康。

九月二十五日,侯景对外宣称打猎,率军离开寿阳,城内无人察觉。十月三日,侯景扬言进攻合州,实际上却突然袭击谯州,城防副司令董绍先开城投降,侯景遂活捉了刺史丰城侯萧泰。

十月十三日,梁武帝萧衍下诏派遣宁远将军王质率领三千人马在长江江面巡逻,防止侯景军队渡江。

侯景率部进攻历阳太守庄铁,庄铁命令弟弟庄均率领数百人趁夜偷袭侯景大营,战败被俘,十月二十日,庄铁率部投降。投降后,庄铁给侯景献计 国家和平的时间太长了,人们都不会作战了,听说大王起兵的消息,无不震惊恐惧。应当趁此良机直扑建康,可以兵不血刃,立下大功。如果等到朝廷在慌乱之后平静下来,派遣一千羸弱之兵占据采石矶(安徽省当涂县长江南岸),大王即便拥有百万精兵,也是插翅难以渡过长江的啊!于是,侯景留下仪同三司田英、郭骆驻守历阳,以庄铁为向导,率军一直来到长江北岸。

梁武帝征询都官尚书羊侃的意见,羊侃回答 请求立即派遣两千人驻守采石矶,命令邵陵王率军迅速奔袭寿阳,这样,侯景将进不得前,退又无路可走,乌合之众,将自然瓦解。朱异却反对 侯景肯定没有渡江之心!此时的梁武帝已经失去了大脑,朱异说什么,他就听什么,遂不听羊侃的建议。羊侃退下后,叹息道 这下全完了!

十月二十一日,南梁朝廷任命临贺王萧正德为平北将军、都督京师诸军事,率军驻扎在丹杨郡。萧正德派遣数十艘大船西上,谎称运送荻草,秘密接应侯景渡江。侯景将要渡江,担心王质会率军阻截,就派人侦察。事有凑巧。事前,陈庆之之子、临川(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太守陈昕上奏称:采石必须要派遣重兵驻守,王质的水军兵力薄弱,不足以完成任务。陈昕也看出了采石的重要性,然而,他的这篇奏章不仅没有起到好的作用,相反给侯景帮了大忙。梁武帝接到陈听的奏章后,即任命其为云旗将军,代替王质镇守采石,而将王质征召回京,担任知丹杨郡事。巧就巧在 王质率部离开采石的时候,陈昕的部队尚未接防!恰恰就在这个空当,侯景将要渡江了。

十月二十二日,侯景率领八千军队,战马数百匹,从横江(安徽省和县东南)顺利渡过了长江,在采石矶登上了长江南岸!

渡过长江之后,侯景即派遣一支部队袭击姑孰(安徽省当涂县),活捉了淮南太守文成侯萧宁。

太子萧纲见事情紧急,身着戎装来见梁武帝,询问御敌之策。谁知,此时的梁武帝却当了甩手掌柜,说道 这本来就是你自己的事,何必要来问我!内外军政全都交给你处理。有了皇帝的授权,萧纲就入住中书省,部署防御事务招募军队,但是,当时建康城内兵力空虚,人人自危,早已风声鹤唳,章然无人应募。此时,朝廷仍然不知萧正德已经叛变,还命令他率部驻扎在朱雀门,宁国公萧大临(萧纲第四子)驻守新亭,太府卿韦黯屯兵建康六门,修缮宫城,准备迎敌。

在侯景渡过长江的当天,即挺进到了慈湖(安徽省当涂县北四十里,现消失),建康城内一片混乱,御街之上人们公然互相抢夺,道路阻绝。建康周边的百姓听说侯景军队到了,也都惊慌失措,纷纷逃进城内,一时间,建康城内一片混乱,军人们蜂拥来到军械库,自行抢夺武器,主管官员无力禁止。南梁朝廷下诏赦免东西冶炼厂、皇家造币厂的苦工以及建康监狱内的囚犯。又任命扬州刺史宣城王萧大器为都督城内诸军事,以羊侃担任他的副手;令南浦侯萧推驻守东府;西丰公萧大春驻守石头城;轻车长史谢禧、始兴太守元贞驻守白下;韦黯与右卫将军柳津等人分别率军守卫宫城各门以及朝堂。

当时,梁朝已建国四十七年,国内一直没有发生过大乱,官员和平民都很少见过兵器,侯景叛军突然来到首都。人人是失魂落魄,慌作一团。梁初的老将均已逝世,年轻将领都随萧纶出征在外,建康城内只有羊侃智勇兼备,太子萧纲对他十分器重,一切军事部署都由其全权处理。

太子萧纲命令临贺王萧正德驻守宣阳门,东宫学士庾信率领宫中文武三千余人把守朱雀门,驻扎在朱雀浮桥的北岸。萧纲命令庾信拆除朱雀浮桥,以阻止侯景进军,萧正德却说 百姓们看见拆除浮桥,必定会大为惊恐,现在亟须的是要安定民心。萧纲同意了。

不一会儿,侯景军队就来到朱雀浮桥的对岸,庾信命令部下刚拆掉一条船,就见侯景的部队将士们头戴铁面头盔,面目狰狞,顿时吓得退回朱雀门后。庾信正在门后吃甘蔗,突然一支流箭正中门柱,庾信大吃一惊,手中的甘蔗应声掉到了地上,遂丢下部队,掉头就跑。南塘(秦淮河南)的游击部队首领沈子睦是萧正德一党,又修复了浮桥,让侯景部队顺利渡过了秦淮河。萧纲命令王质率领三千精兵增援庾信,当到领军将军府,就与渡过秦淮河的侯景军队遭遇,未战而逃。

萧正德率领本部人马在张侯桥(疑在今南京市长干桥附近)迎接侯景,两人在马上相互作揖。进入宣阳门后,萧正德面对宫城门楼叩拜,叹息流泪。而后。又随着侯景回到秦淮河南岸。侯景军队都身穿青色战袍,萧正德军身穿红色战袍,但是青色里子,两军会合后,萧正德军全部反穿战袍,遂与侯景军队完全一致。

侯景乘胜来到宫城城下,城内大为惊恐,羊侃谎称得到从城外射来的书信,称:邵陵王萧纶、西昌侯萧渊藻的援军已经进抵近郊。听后,大家才稍稍安定了下来。驻守石头城的西丰公萧大春弃城逃往京口,津主(要塞司令)彭文粲等人以石头城投降了侯景,侯景派遣仪同三司于子悦驻守在那里;驻守白下的轻车长史谢禧、始兴太守元贞也弃城而逃。

十月二十五日,侯景将宫城团团包围,战旗全是黑色,向城去箭书,称 朱异等人蔑视朝廷,作威作福,臣被其陷害,将要把我害死。陛下如果诛杀了朱异等人,臣就会掉转马头北归。梁武帝问太子萧纲 是这样吗?萧纲回答 是。梁武帝将要诛杀朱异。萧纲劝阻道:叛贼只是以讨伐朱异为名罢。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