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亚洲家电之王却在最巅峰时突然“消失”

我们没有联系到他和相关主要人,甚至没有他的单独清晰照,网络上的照片,很多并不是他本人。

他曾经的老对手和老朋友们,有的成了富豪榜常客,有的是国际企业峰会上的众星拱月的明星。

1992年初,同志的南巡改变了中国的经济面貌。南巡期间,总设计师留下了两个贯彻至今的理念,一是“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不动摇”,二是“发展才是硬道理”。

“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点,抓住时机,发展自己,发展才是硬道理”。关于发展的重要谈话,打破了中国当时经济进程中,因某些“姓资还是姓社”的现实问题所造就的僵局,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列下了行为纲领。

因为的南巡,1992年成了中国经济的“春天”,北京的新增公司以每个月2000家的速度递增。而“发展才是硬道理”这句话,就此脍炙人口,并至今深入人心。

总设计师的这句话最初是对潘宁说的。潘宁是一家乡镇企业——珠江冰箱厂的创始人,其生产的“容声冰箱”,是当时国内的龙头。

1992年1月29日的下午,身着杏色便装的总设计师走进珠江冰箱厂,整个厂区沸腾了。“当时只知道有位领导要来,万没想到居然是。”一位接待人员回忆说。

作为主要接待人,厂长潘宁有些局促。潘宁的普通话很糟糕,邓公也带有浓重的四川口音,接待期间,他几乎没太听懂总设计做了哪些指示,后来看报道才知晓。“除了激动,什么也没有了。”

也有点“激动”,他在珠江冰箱厂现代化的大楼前驻足许久,随后回身问到:“这是什么类型的企业?”

“如果按行政级别算,只是个股级;如果按经济效益和规模算,恐怕也是个兵团级了。”随行的广东省官员答道。

接着参观了冰箱厂的生产线,期间,他连续问了3遍同样的问题:“这是乡镇企业吗?”在得到同样的回答后,总设计师脱口而出那句名言:发展才是硬道理。

说这句话的时候,潘宁就站在的身边。他和的合照,很快伴随着“发展就是硬道理”传向了中国各地。

在此之前,他的品牌已经名扬天下。1991年,珠江冰箱厂卖出了48万台容声牌冰箱,居全国首位。当时业内有两大“势力”,南边是容声,北边是海尔,前者的名头还要更大些。

容声的强不仅体现在声誉和销量。到访时,这家乡镇企业已经有总长6公里的生产线,全部由欧美、日本最先进的配套设备组装而成,当时的《经济日报》称这样的规模和实力令“国营企业望尘莫及”。

1984年是中国市场经济的元年。是年,深圳改革开放的示范效应开始发酵,无数胸怀野心的年轻人争相“下海”。

这一年,柳传志创立了联想,史玉柱编出了一套软件,段永平离开了北京电子管厂,成立了四通,李东生在仓库里做起了录音磁带……而潘宁,则成了珠江冰箱厂的厂长。

那时候,他们都是不起眼的小人物,在国营厂忽视的角落里鼓捣着自己的梦想。他们没有设备、没有资本,看似微不足道。但他们有自由和活力——因为不在计划经济的关注对象之列,他们成了那个时代少数能掌握自己命运的人。

或许是更靠近深圳的缘故,潘宁跑得比其他人更早些。作为容奇镇(现佛山市顺德区容桂镇)的工业与交通办公室副主任,潘宁经常到全国各地开会,改革开放浪潮涌动后,他出差时便留了个心思,专门看看有什么生意可做。

期间,潘宁发现群众对于现代化家用电器非常渴求,而“冰箱是一个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家电产品”,于是回到容奇后,他便组织了几十个人做冰箱。

潘宁读到小学4年级,他见过冰箱,但是对于其原理和构造一窍不通。“研发团队”几十个人,最有知识的是一个中专毕业生。一帮人聚一起,潘宁给一些不知道“冰箱”的人进行科普,接着便拍板了做冰箱的大方向:“冰箱要技术,我们没有,出去学”。

如今看来,这像是一个天方夜谭的开头。但对于刚走出“大锅饭”年代的人而言,没有什么比刚解禁的“做生意”三个字更有吸引力。

潘宁跑全国各地的冰箱厂“拜师学艺”。那时候接待论级别,潘宁是镇部门副主任,级别不够,国营厂经常不予接待,有时候连正规住宿地方都没有。

吃了多次闭门羹后,潘宁在北京雪花冰箱厂见到了负责人,他便死死攥住这条线,把“团队”几个人都叫到了北京。

夜里,他们在澡堂子里睡觉,白天跑到厂里偷师学艺,偷偷将车间的流水线、操作流程记下来,运气好碰上技术人员心情不错,还能给他们讲上一阵子。“北上”的一位老成员回忆说,那是一段相当快乐的时光。

了解流程后,潘宁又派人去西安交大学习制冷技术,并且到市场上搜集冰箱的替代设备、工艺和材料。那之后,他和团队回到镇上,开始了十几个月的攻关。他们用零件替代模具,用汽水瓶当试验品,用锤子、矬子等当工具,用简易万能表当测试仪器……

1983年9月,这支杂牌军在作坊里试验、生产出了中国第一台双开门冰箱。当地报纸称“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潘宁一个人冲到雨里嚎啕大哭”。

改革开放初期的顺德,是镇干部创业的沃土。当时有这么个说法:全国看广东,广东看顺德。在“全县一盘棋,一心抓经济”理念的指引下,顺德政府最大限度对企业进行帮扶,探索出了著名的顺德模式,催生了一批家电业翘楚。

最鼎盛时期,广东占据全国1/3的家电产量,顺德占了广东的一半。这里走出了美的、格兰仕,第一批评选全国十大乡镇企业时,顺德有5家上榜。

作坊里敲制冰箱时,镇政府为潘宁团队拨了9万元的试制费,这笔钱决定了工厂的股权100%归属镇政府所有。以今天的市场观念看,除这笔“天使投资”外,股权分配中还应包括创始团队的人力资本和技术资本,但在那个年代,没有人计较这笔账,或者说没有人敢计较这笔账。

企业家掌控企业的决策和发展,但是除工资外,体制不承认其人力资本的合法权利,这样的问题在那个时代普遍存在,但在潘宁和珠江冰箱厂身上却爆发得尤为明显。

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潘宁将这家厂做得太大了,大到没有人舍得放弃其中的利益。

试制团队一共“敲”出了三台冰箱,他们将冰箱送审,一台送到香港,一台在国内。香港的那台很快被鉴定技术合格,而国内的许可证则等了大半年。

1984年初,中央、国务院正式将社团企业改称乡镇企业,指出乡镇企业是广大农民群众走共同富裕道路的重要途径,并出台了鼓励乡镇企业发展的有关措施。

这条政令为潘宁的冰箱找到了出路。这年10月,珠江冰箱厂正式成立,潘宁将品牌名称定为“容声”。

1980年代中期是中国冰箱企业崛起的年份,几年间,国内先后引进了79条冰箱生产线,引发了一场冰箱大战。在一众冰箱工厂中,珠江冰箱厂是“出身”最低微的一个。这样的身份,迫使潘宁从其他领域找优势。

生产线多了,瑕疵品数量也大大增加。1985年发生了一件脍炙人口的事:海尔的张瑞敏在突击检查仓库后,召集全体员工,让他们亲手砸掉了76台有缺陷的冰箱,有人一边哭一边砸。这一。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