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积如山的废纸箱会不会是下一个“财富密码”?

废纸箱、旧电器、塑料瓶……每个家庭都会定期产出可回收废品,为什么收废品的产品还不火 ? 现在来做一个废品回收小程序,值得做吗?一起来看看天天问小伙伴们对此都有什么看法。

src=双十一拆出来的快递纸箱在家堆起好几摞,分几趟拿下楼很不方便,每天出门上班都要额外搬个大箱子,太麻烦。

日常生活中,每个家庭多少都会遇到大量废品需要回收处理的时刻。既然如此,针对废品回收产品的诞生理应水到渠成,废品回收业务也应该相当火爆。然而目前,市面上仍然没有非常成功的废品回收产品。

天天问小伙伴针对废品回收小程序的开发提出了问题,大家在问答下对废品回收产品的开发提出了许多有趣的见解,一起来看看吧!

文章内容部分来源于 @Jasmine @哈 @深圳舍得 @张思志 等小伙伴的精彩回答

目前市面上有关回收类产品其实已有不少,有不少二手回收类平台,围绕电子产品 / 旧书等物品开展业务,它们的业务都在各自的品类有了一定的起色,它们的生存情况怎么样?天天问整理了市面上目前常见的几种回收产品:

电子产品回收算是二手回收当中非常热门,也是有一定盈利空间的品类,典型的产品有转转、爱回收等等。以转转为例,作为二手商品交易平台,其主要业务侧重于二手电子产品的交易,比如二手手机、近年大火的 CCD 相机等等。凭借其在二手电子产品交易方面的流量,2022 年其估值已经到达 200 亿。

src=但囿于二手电商在供应链上的局限性,转转的增长规模始终无法进一步扩大。增量打法结束后,关于用户权益保障、商品质量保证等难题也需要解决。

人们丢弃的旧衣服中,有很大一部分经过分拣、消毒处理,可以按衣服的材质来进行可循环生产,变成我们经常看到地毯、棉纱、还有汽车的隔音棉、空调所需的隔尘棉等。因此有部分废品回收平台将目光专注于旧衣回收。这类平台回收的旧衣物一般会用于纺织物回收,其中一些用于公益捐赠,也有销往其他第三世界国家的。

比如白鲸鱼回收,这个平台的公益性比较强,既有直接回收的服务,也可以在平台上选择将衣物等捐助到边远地区。

旧书回收主要有两类,一是直接作为纸制品回收再利用,这是大多数废品回收机构做的事情。还有一部分旧书,有收藏或者再利用再传播的价值,人们会选择将它二次转手。类似多抓鱼、孔夫子网的平台正是应此类需求而生,主要提供用户与用户之间交易的服务。

这个品类的业务与学生、年轻人、高知群体等紧密相连,最开始被广为看好,以二手图书和文艺社区起家的多抓鱼一度号称有 1000 万线上用户,据传获得过腾讯 1 亿元的投资。然而二手图书的业务运行也需要支付进价、运营、物流等成本,二手图书的流动性并不像马上就能投入回收的电子产品、纺织物一样快,解决仓储成本也是一大难题。疫情冲击后的多抓鱼,在发展了服装,电子产品等回收业务之后,仍然陷入了现金流的窘迫中,直到去年才见好转。

除开偏向某些品类的专门性回收平台,微信、支付宝上也有许多小程序提供全品类的废品回收上门服务。比起公益性较强的旧衣回收、商业性较强的二手书、二手电子商品交易,这类回收平台回收的废品基本都以分拣回收利用为主。

全品类的废品回收中,最成功的的当属爱回收平台。这个平台专注于部分回收利用率高、量大客单价高的废品,比如一些工业废品和建筑废品,这类交易在市场上有非常可观的需求和盈利空间,也方便平台从中获利。

然而爱回收只是一个特例,回归家庭废品的领域,废品回收的商业模式仍然显得门庭冷落。在微信、支付宝的搜索界面,很容易就能找到各个不同的回收小程序。但废品回收的盈利空间不大,这些小程序尽管数量众多,但基本上没有形成一定体量,服务范围也非常局限。

经过天天问小伙伴们的讨论,我们发现,废品回收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还存在着非常多限制:

在话题的最初,我们通过家庭当中定期清理废品的场景设想了用户的需求。但这个需求还得有一个前提——用户有分类回收品的意识,并且愿意付出时间成本将废品送去回收。

在实际生活中,真正需要清理的可回收废品产出率并不高。日常生活中零星的纸箱、塑料瓶、旧杂志等等,下楼扔垃圾时顺手带上就能解决问题。

如果预约上门回收服务,用户需要自己另外将回收品分类打包,花费时间金钱预约回收员,等待回收员上门……这中间的运作流程非常复杂,最后废品回收得到的受益却很可能只有几块钱。

显然,在回收废品的用户习惯尚未形成的今天,让用户仅靠环保意识保持预约上门废品回收的频率并不现实。

家庭废品的产出远远不能维持平台的运营,那么写字楼的废品呢?在用纸频率极高的办公、学习区域,可回收物的产出量是非常客观的。

但高校、写字楼的废品回收,往往已经被当地的清洁工等 原住民 捷足先登。产出废品的学生、上班族等虽然可能有留出废品的习惯,但这些废品一般都由固定的清洁工等回收,垃圾箱附近的废品也有固定的大爷大妈定时回收。回收平台想要介入这种生态并不容易,相反容易陷入尴尬的纠纷中。

当前的废品回收平台,主要有两种盈利模式,一是依靠平台经济,在二手物品交易中获取平台收入;二是靠垃圾赚钱,通过处理回收来的废品获得收入。

前者如转转、多抓鱼等,尽管已经形成一定的平台规模,但有一个局限:回收品的品类只能够局限于有二手价值的商品,比如旧书、旧电子产品,与传统的废品回收后处理再利用的模式仍有距离。而且平台为了留住用户,在二手交易中既要保证买卖双方诚信与商品质量,还要维持较高的成交率,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后者靠处理废品获得收入,如果是工业废品的处理,形成的收入是非常可观的。然而平台主要依赖家庭废品,回收多以公益属性为主,能换来的金钱非常有限,也很难保持能够持续运营的商业模式。

废品不管什么类型,普遍价值都不会很高,回收员根据预约时间逐个上门,需要付出的成本是很大的,如何支付这一部分的成本呢?如果将这部分成本转嫁给用户,用户预约回收员上门的积极性想必更低。

另外,上门的安全性也亟需考虑。如何保证回收员的资质?如果小区物业不允许回收员上门怎么办?要知道废品回收很可能正是一部分物业工作人员的副业,与物业合作的问题也非常复杂。

总结下来,废品回收的利润微薄,需要克服的问题却很复杂,往往吃力不讨好,废品回收平台自然难以形成规模。

回收废品的限制颇多,当下已有的产品中尝试过的品类和模式也不少,假如现在要开发一个废品回收产品,它的运营模式还有新的可能吗?天天问小伙伴们给出了几个点子:

在大部分的小区 / 写字楼,快递派送点常有许多从事废品回收的大爷大妈等待人们丢下纸箱等可回收品,这些人往往只能在垃圾箱附近等待,很难主动地找到可回收的货源。

平台可以和这类已有的废品回收机构或者个人工作者合作,平台负责给回收员指引哪里有可回收的废品,这种模式效率更高,也使得回收员的工作更加灵。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