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丨废旧家电家具回收太难!

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每年淘汰废旧家电量达1亿到1.9亿台,并以平均每年20%的幅度增长。然而,在家电家具等大件物品的回收过程中,价格过低、处理速度慢、找不到渠道等问题时常困扰着消费者。同时,大件产品由于非标准化、需要拆装卸、产值较低等特点,回收处理链条长、成本高、模式重、难度大,也成为了制约整个行业发展的痛点。

不过,“哪里有痛点,哪里便有机遇”。在国家相关部门和政策引导下,越来越多的企业正投身这一蓝海,积极采取行动......

废旧家电家具不能随意丢弃在小区垃圾站、遇不到蹬三轮的收废品游商、找不到线下回收店、在二手交易平台迟迟卖不出去、线上回收价格太低无法接受、请师傅上门搬运甚至需要付费……这些情况,你是否经历过?

根据国家发改委统计数据,目前,我国家电保有量已超过21亿台,每年淘汰废旧家电量达1亿到1.9亿台,并以平均每年20%的幅度增长,预计2022年家电报废量将超2亿台。

前瞻产业研究院和中国家具协会数据显示,2015-2017年,全国家具产品产量持续提升,到2017年,全国家具产量为9.1亿件,随后几年产量先升后降。2021年,随着全国家具工业的复苏,全年中国家具累计产量达到11.2亿件,同比增长14.01%。

家电、家具属于刚需低频的产品,虽然相比一般消费品使用年限较长,但根据目前的保有量来看,未来全国每年需要处理的废旧家电和家具数量巨大。然而,消费者时常面临不知如何处理这些废旧大件的问题,尤其是在一二线城市,价格过低、处理速度慢、找不到渠道等问题令很多消费者头疼。

最近一段时间,记者通过对消费者、维修师傅、线下回收市场、互联网回收企业、家电企业和电商平台等多方的采访了解到,上述这些问题不仅困扰着普通居民,也是包括家电、家具在内的大件物品回收处理行业的痛点。不同于3C、衣物等产品,大件产品由于非标准化、需要拆装卸、产值较低等特点,回收处理的链条长、成本高、模式重、难度大。

不过,随着消费升级、环保意识提升、行业规范化发展、回收体系逐渐完善,以及庞大的需求刺激下,行业前景仍被业内人士看好,同时在国家相关部门和政策的引导下,家电企业、创业公司等多方均在积极采取行动解决消费者的痛点。

最近,上海白领李佳(化名)遇到难题,家中冰箱制冷功能突然失灵。在电商平台下单新冰箱后,如何处理这台无法使用的冰箱成为了李佳需要考虑的问题。其首先想到了线上回收平台。在使用了几个回收小程序的线上估价后,李佳发现这些平台给出的估价偏低:两个平台报价40元,一个报价60元,还有一个报价仅25元。

由于价格太低,李佳暂时搁置了线上回收的想法,但线下处理就更难了。例如,她所居住的小区并没有专门针对废旧家电的回收点;“家电回收”网点大多又距离她家较远......

渠道方面,在线上渠道普及、线下租金成本高等因素影响下,蹬三轮回收、线下回收市场等传统渠道在如今的一二线城市已不多见。

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现存家电回收相关企业7670家,2022年上半年新增153家,同比减少44.6%;家具回收方面,我国现存家具回收1733家,2022年上半年新增26家,相比去年同期减少近100家。(数据口径:仅统计企业名称、经营范围、产品名称包含“家电回收”“家具回收”关键词的企业)

价格方面,相比一般快消品,家电、家具等大件往往购买价格不菲,但回收价格却让人大跌眼镜。在小红书上,一位网友分享了自己在三家回收平台上门回收的经历,这位网友要处理一台250升的冰箱和一台57寸的电视,三家平台对两台家电的报价均不足百元,其中有两家平台的师傅上门后均进行了砍价。

上海家电维修师傅方明杰(化名)向记者介绍了川沙、嘉定等几个专门回收家电和家具的旧货市场,这些市场大多距离市中心较远,方明杰称:“以前有很多地方,(现在)大部分拆没了”。

在维修师傅的推荐下,记者近日探访了位于浦东新区高青路上的宝丰综合调剂商场。在该商场,包括黄静(化名)在内的多家二手家电老板均向记者表示,自己有车有师傅,不需要消费者搬运,至于旧家电的回收价格,要看具体品牌和成色,部分家电比如空调还涉及到拆卸,必须要上门现场看情况再估价。

不过,也有一家二手家电老板告诉记者,自己只要大品牌且成色新的大家电,不收小家电,但如果小区内没有电梯,就需要另外付钱,该老板直言:“你以为什么都拿来卖,垃圾要过来干嘛,买来没多长时间的才要,精品的才要。”

相比家电,二手家具的回收价格更低。宝丰综合调剂商场的一位二手家具回收店老板称:“家电再不好,还可以收回来卖垃圾,家具要是不好,卖木头一斤才卖几分钱,还收不回人工钱呢,只能找人上门处理。”

在经过对大件物品回收行业从业者的采访,记者发现,大件产品由于非标准化、需要拆装卸、产值较低等特点,存在回收处理链条长、成本高、模式重、难度大等问题,这些也是整个行业的痛点。

十几年间,随着智能手机普及、移动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传统行业被颠覆,传统商业模式被重构,“互联网+”深入到各行各业,回收行业也不例外。

在互联网时代,二手或回收行业的一些细分垂直领域或商业模式中,已经出现了一些头部的企业。例如,在C2C(消费者对消费者)交易模式下,闲鱼是国内闲置物品交易的头部平台;在旧衣回收领域,飞蚂蚁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线上旧衣回收及综合处理平台;在3C产品回收(二手手机、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等)领域,爱回收作为中国二手3C电商第一股成功上市……然而在家电或家具等大件二手物品交易或回收这一垂直领域,尚未出现占据绝对市场优势的头部企业。

一家全品类回收平台CEO毛一鸣(化名)认为,比起3C回收、衣物回收,做家电家具这些大件回收生意是个“苦力活”,链路长、成本高、模式重、产值低,与消费者之间还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的情况。

毛一鸣称:“这个行业确实比较重,大件的(回收)流程比较长,不像3C找个快递就能搞定,特别是空调产品,牵扯到高空作业,要拆卸,所以它比3C肯定要复杂一点。”

以爱回收为例,3C产品体积较小,用户可以线上预约快递直接取件,或到各大商场的爱回收线下网点直接交易,而家电家具产品体积大、重量大,导致其无法和物流公司合作,也难以走直营模式在全国铺大量线下网点。

“(物品)从用户家里出来就牵扯到逆向物流,根据重量和体积来算,算下来一个冰箱(物流费)收你二三百块钱很正常,(不然)根本搞不了。”据毛一鸣所述,自己曾和物流公司商谈过,但这些大件的回收价远远低于物流运输费用。至于网点,毛一鸣也曾尝试过自营,同样受限于成本太高,“我们在上海做过一段时间自营,虽然想往全国推,但是毛利确实也支撑不了。”

除了物流成本,人工成本也是一大支出,拆卸空调需要高空作业,橱柜等家具需要拆卸,电梯搬运和楼梯搬运也是不同的价格。

更重要的是,不同于3C、衣物这一类高频消费的产。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