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国美门店大面积关停、注销黄光裕还能重振国美吗?

近日国美因为多个城市的线下店面全线关闭再次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在此之前,郑州经历了关店风波。

今年2月份,国美郑州的门店还一度因为“不发货,退费难”等问题引起都市报道的持续关注。邦君发现郑州国美电器南阳路店、华联商厦店、文化路店等多家门店均已关闭。略显黯淡的巨大招牌上写着“国美电器”几个大字,斑驳的背景墙,透露着年代感。

邦君通过企查查获知,郑州多家国美电器门店已经注销。通过“河南国美”公众号查询到的郑州国美门店信息,根据所留号码打过去,座机号没有一个能打通,不是停机就是空号。

可见,被负面舆情裹挟的国美电器,整个郑州的经营已经处于半瘫痪状态。而就在几天前,深陷困境的国美电器再次被强制执行了1981万,执行法院是河南自由贸易试验区郑州片区人民法院。曾经的家电霸主就这样走向了衰落。

不得不说,国美这几年着实过得不容易,关店和撤离贯穿了国美整个2022年。

企业应对困难的最普遍做法就是“瘦身”。2022年半年报显示,国美零售去年上半年关闭门店562家,新开门店192家,净减少370家,新退出60个城镇。

国美2022年的年报更拿不出手,根据公司发布的盈利预警公告,2022年归母净利润预亏170亿-190亿元人民币。4月第一个交易日,国美零售因为没有如期公布“成绩单”被港交所勒令停牌。

至于为什么不如期公布年报,国美零售坦然说出了当下的困境:由于本集团近期出现流动资金问题。

国美缺钱、欠钱早已不是什么秘密。2022年的半年报显示,国美负债总额达到585.68亿元。其中需要在1年内偿还的银行借款和其他借款有229.02亿元。但目前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24.09亿元,同期经营活动现金流只有5535万元,比照2021年的21.4亿元现金流呈现断崖式下跌。

网上到处都是债权人对国美的讨伐:拖欠员工工资、拖欠供应商货款、拖欠合作物业房租、客户下单以后既收不到货,也无法收到退款,还有“幕后”的银行和信托……一位国美前员工吐槽他曾看到法院邮寄给国美的传票像雪花一样飞来。

虽然深陷债务泥潭,黄光裕并没有放弃自救,试想通过最后一搏,挽回即将崩塌的局面。为了“回血”,国美用债转股、出售旗下多项资产等偿债方式试图化解债务危机。

对于急速坠落的国美,没有几个债权人想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摇身变为股东。随着国美名下的资产越来越少,债权人的风险也越来越大。权衡利弊之下,越来越多的债权人上了“债转股这张牌桌”。

今年年初,国美零售通过债转股的方式偿还了一笔广告费。国美零售结欠寰亚国际未付广告费4.16亿元,公司以0.1023港元/股的价格向寰亚国际发行了合计40.63亿股新股份,债务资本化完成后寰亚国际持股比例升至10.21%。

就在前不久有媒体透露,已经有20多个与国美有过合作的厂商有意签署债转股协议。除此之外,国美与八成以上的门店物业均达成了一致协议,用债转股方式继续合作。

此前,黄光裕曾用个人资金向国美零售提供了7.8亿港元的免息、,从而形成了对国美零售的债权。

根据国美零售1月18日发布的公告显示黄光裕将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来维持自己大股东地位。港交所最新披露,黄氏夫妇持股比例已从此前的10.79%回到了30.85%。

此举,不仅减轻了国美的压力,黄光裕还用实际行动回击了此前“黄氏夫妇套现跑路”的传闻。更关键的是通过“债转股”,黄光裕重新拿回了国美零售的控股权。可谓是一举三得。

遗憾的是,黄光裕的一系列自救手段,仍难以逆转国美债务缠身的局面,国美不得不走上资产售卖的道路。

关键时刻,国美最先瞄向的是重资产的房地产项目。近日,国美先后将旗下的三亚高端别墅项目“国美·海棠湾”和长沙“湘江玖号”项目转让给中融信托,以此解决部分流动性问题。

4月14日晚,中关村发布了一则减持公告,其控股股东国美控股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拟减持公司不超6%的股份,减持的原因为自身资金需求和偿还债务。

但是,不管是债转股还是变卖资产,都只能是短暂救急,要想真正化解债务危机,并长期存活下去,企业必须有稳定的“造血”能力,靠外界“输血续命”终归不是长久之计。

2021年2月,刚出狱不久的黄光裕在集团高管会议上喊出豪言壮语:“18个月恢复国美原有市场地位”。此后,国美开始对旗下业务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外界对黄光裕带领国美东山再起更是充满期待。

国美零售的股价一度在2021年的2月26日冲上了历史最高点,每股2.55港元。如今仅仅两年的时间,国美零售的股价几遭腰斩,不断击穿历史最低值,停牌前一日的收盘价定在了0.105港元。

资本市场的用脚投票,更像是对国美衰落的注脚。黄光裕回归后的一系列改革,并没有带领企业走出困境,甚至使本来就萧瑟的企业经营更加雪上加霜。

2021年1月国美APP改名为“真快乐”,打出娱乐化零售的新概念,从家电板块扩至全品类。

此外,国美还跨界收购了“打扮家”,主攻家装领域。这一版块,曾被国美放在十分重要的战略高位。黄光裕回归后的首次公开亮相就出现在2021年4月份举办的打扮家发布会。

然而没多久,“真快乐”和“打扮家”团队就频频曝出裁员减薪、高层动荡的消息。中间的一波三折更是显示出国美零售近两年在业务转型上的举棋不定。

打扮家在2022年,彻底调整了战略方向,由C端市场转向B端市场。更名后,“真快乐”APP陷入流量困局,今年年初,“真快乐”又改回“国美”。

摇摆不定的经营策略折射出国美高层对企业发展的混沌认知,既看不清当下,更把握不了未来。

不过,和其他UP主扎推投靠抖音、快手等短视频APP不同,国美把直播放在了自家阵地上。

虽然直播是当下最有生机的业务,但没有流量,想要做起来难度系数不亚于让浅可见底的小河掀起巨浪。

再者,早已深陷债务泥潭的国美,在一系列负面风波下,口碑可以说是跌至了谷底。

去年12月30日,黄光裕胞妹黄秀虹现身“真快乐”直播间,这次公开亮相反而引来了一批“追债者”,他们再次把国美“不退款不发货”、“拖欠工资”的负面舆情搬上了台面。

面对实体店大面积关停,自家APP又深陷流量困局的当下,摆在国美面前的首要任务是如何活下去。几经尝试后,国美不得不向流量平台寻求庇护,直播阵地由自家平台转向抖音、快手等平台。

对于国美来说,从私域转战外域意味着更广阔的流量,但也宣告了国美这几年转型的失败。

最后套用海贼王的的一句话,这个世界已经没有能承载国美的船了,脱离世界太久了,亮相就是谢幕。对于黄光裕来说,“倒爷”出身的他,要想在互联网思维根深蒂固的当下市场,带着国美重新站起来,真的挺难。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分。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