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晓峰减持、丘栋荣增持 明星基金经理军工股持仓“逆行”

(600372.SH)披露年报,邓晓峰管理的一个信托,去年四季度减持该股681.83万股,退居第十大流通

从去年二季度开始,邓晓峰就在逐步减持股。但减持对象之一中航电测(300114.SZ),却在2023年走出了波澜壮阔的行情,年初至今涨幅高达372.03%。

在邓晓峰减仓板块之际,以丘栋荣为代表的一批明星基金经理却在加仓该板块,部分基金经理认为军工行业将进入长久期的高质量发展阶段。

年报显示,2022年四季度,邓晓峰管理的高毅晓峰鸿远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晓峰鸿远”)减持该股681.83万股,减持后退居第十大流通股股东。

主营业务是为客户提供综合化的航空电子系统解决方案,业务领域涵盖防务航空、民用航空、先进制造业等三大领域。

中航电子和邓晓峰的缘分,起始于2021年四季度,当时,晓峰鸿远新晋成为其第九大流通股股东,截至当季度末持股数达1100.72万股。2022年一季度,该信托计划再度加仓970.87万股。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以下简称“致信基金”)也在当年一季度,进入中航电子前十大流通股东。

梳理持仓后发现,邓晓峰名下基金首次建仓军工股的时间,基本集中于2021年二季度至2022年二季度之间。比如致信基金和晓峰鸿远,均于2021年二季度首次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在当季度末成为第十大和第九大流通股东。

此外,晓峰鸿远还在2021年四季度新晋成为航发控制(000738.SZ)第十大流通股东。

2022年一季度,晓峰鸿远和致信基金分别成为华秦科技(688281.SH)第二和第三大股东。邓晓峰旗下另一只基金晓峰1号睿远证券投资基金,则于2022年二季度新晋为该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

2022年二季度,邓晓峰开始逐步减持军工股。致信基金分别在当年二季度和三季度,减持中航电子441万股和39.94万股。晓峰鸿远则分别在当年二季度、三季度和四季度减持601.39万股、49.41万股和681.83万股。去年二季度,邓晓峰管理的两只产品,同时在2022年二季度在前十大流通股名单中消失。

今年2月2日,中航电测披露了定增预案,计划发行股份收购航空工业集团持有的航空工业成飞100%股权。交易完成后,航空工业成飞成为中航电测全资子公司。

消息披露后,中航电测股价连续8天“20CM”涨停。截止3月16日,中航电测今年以来股价累计涨幅高372%。业内人士分析,如若邓晓峰旗下产品没有出现在该公司2022年四季度末股东名单中,“那么他大概率错过这波行情”。

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邓晓峰管理的产品,出现中航机电、航天电器、中航电子、中国海防、5只军工股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但只有得到继续增持。

年报数据显示,2022年四季度末,中庚基金的丘栋荣开始增持,他管理的中庚小盘价值股票持有160.6万股(688586.SH),新进成为其第十大流通股东。

除丘栋荣外,华夏成长混合(000001.OF)基金经理对军工板块也较为看好,基金经理表示四季度组合的配置仍然主要集中在医药和军工两个方向。

从公募基金持仓占比来看,2022年四季度全部公募基金中军工板块持仓占比4.66%,环比下降0.50pp;其中主动管理基金军工持仓占比4.76%,环比下降0.65个百分点,剔除军工主题基金,其他主动管理基金军工股持仓占比2.33%,环比下降0.46百分点。

华夏成长混合基金经理也对军工行业的投资持乐观态度,认为过去两年军工行业的景气周期伴随着企业业绩释放,相关企业的估值水平持续收敛,为未来两年的军工投资提供了扎实的估值基础。

长期维度来看,2023年军工行业由短久期的景气模式,进入到长久期的高质量发展阶段,国企改革、产业供给端的持续优化补短板,叠加持续的研发推动的技术迭代,除了需求端的稳定之外,供给端的这些核心要素共同建构了军工资产效率提升的未来前景。

中信证券研究团队认为,2023年我国国防支出预算约为15537亿元,同比+7.2%,增速创2019年以来最高。对比其他军事强国国防预算占GDP比例,我国军费或仍有提升空间。他们认为2023年国防预算的公布有助于稳定市场对行业长期稳健发展的信心,有利于板块估值修复,同时提速有望持续催化板块情绪,并带动部分军工央企估值重塑。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